近期,很多人的注意力被三星的S9新品手机发布会吸引,可能忽略了一条重要信息,一条有关中国芯片业的信息。
在2018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前夕,华为面向全球正式发布了首款3GPP标准(全球权威通信标准)的5G商用芯片——巴龙5G01(Balong 5G01)和基于该芯片的首款3GPP标准5G商用终端——华为5G CPE(Consumer Premise Equipment,5G用户终端)。

特朗普:就是看着我们的芯片企业倒闭,也不能让中国人买去。
这被看作5G商用时代只差临门一脚,但其还有更深层次的涵义:美国人再难卡中国脖子了。
很多人知道中国是原油进口大国,但不知道比原油进口额更大的是半导体芯片,每年进口额超过2000亿美元。另一个尴尬是,中国尽管是手机生产大国,全球超过77%的手机都是中国生产,但核心元器件中的手机芯片的国产化率却不足3%;全国金融IC卡早已突破10亿张,但95%以上的芯片却靠进口。
没有这些进口的“信息时代原油”,中国的军工、金融、制造等等行业都会停摆,集体倒退50年不止,这就是芯片依赖进口的代价。

中国每年进口的芯片超过万亿人民币,比进口的石油还多。
一个令人心痛的现实因此摆在我们面前,一方面美国“棱镜门”敲响我国信息安全的警钟,另一方面,折射出国产品牌手机的盈利困境,手机处理器芯片、基带芯片和存储依赖进口,导致国产品牌手机虽然全球前五挤进其三,利润份额却没有超过5%,其余95%的利润份额为拥有核心芯片的苹果和三星瓜分。国产品牌手机实际沦为外资芯片厂的印钞机,仅赚得排行榜上光鲜的名声,外资芯片厂却在背后偷偷数钱。
外资芯片厂获得了中国的市场,并没有对中国感恩戴德,而是出于维持垄断利润的目的,对中国封闭芯片核心技术。包括英特尔在内的芯片巨头,在中国开设的绝大部分是营销机构和制造工厂,核心的芯片设计和研发力量则保留在国外,谁敢说老外傻?美国政府则更不客气,直接对中国芯片产业实施卡脖子的全面技术封杀策略。意思很明白,中国人你有钱,但我不卖给你,宁肯企业破产。这就是老美的心态,他们心里恐惧中国的赶超。

美国对中国芯片产业采取的是卡脖子的全面封杀策略。
美国叫停的中资并购外资芯片的部分成绩单:
2001年,美国拒绝美国应用材料公司向中芯国际转让两项电子光束系统技术,使其15亿美元建设芯片工厂的计划受阻;
2015年4月9日,美国商务部拒绝中国超算“天河二号”因升级需要向英特尔购买至强芯片的申请;
2015年7月,清华紫光拟230亿美元收购美国美光(Micron Technology)被叫停;
2016年12月,奥巴马叫停中国福建宏芯投资基金收购德国芯片厂商爱思强;
2017年9月,一家中国背景的私募股权公司收购美国芯片制造商莱迪斯半导体的交易,被特朗普亲自叫停;
2018年2月,湖北鑫炎收购半导体测试商Xcerra被美国阻止;
因为被卡脖子,中国的芯片产业三十年来进步缓慢,仅仅在手机领域,完全错过2G、3G,在4G时代抢到一点残羹,真正有希望追赶欧美的则是即将到来的5G。
经过三十余年的厉兵秣马,中国芯片产业已经做好收获5G红利的准备。自2015年起,中国的芯片产业在设计、制造和封测等关键领域进展迅速,各环节亮点突出,仅在设计行业,华为海思、展讯等行业龙头,已挤入全球Fabless企业前十行列,上海澜起的DRAM缓存控制芯片以及厦门优讯的光通信芯片等在细分领域已经做到世界领先水平。

国产品牌手机厂商交学费后终于意识到核心技术的重要性。
可以说,在整个产业链上,中国芯片产业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充分。华为量产5G商用芯片,小米也试水手机处理器芯片,VIVO尝试自研芯片,国产品牌手机厂商交学费后终于意识到核心技术的重要性,期望从“贸工技”切换到“技工贸”。领悟虽痛,幸好不晚。
5G是世界芯片产业一个重新洗牌的过程,中国芯片企业可能切到的蛋糕不一定很大,但相比过去做眼馋的看客已强了百倍。只要进入全球芯片玩家俱乐部,美国再也难以卡住中国的脖子,对中国全面封杀的策略将大打折扣。